设置

关灯

洞房花烛夜(h)

    “是。”你靥生红晕,明眸含情看着他,小猫般低低叫了一声“征远,你轻一点”

    陆征远被你那一声叫得骨头酥麻,看着你漾若春波的面容。也不禁一笑,低头看着你白皙的脖颈锁骨哑声道:“好,我轻些。”

    话落便低下头去,从锁骨往下轻轻吮吸,手指滑向饱满的乳肉,找到那两个红果摩擦揉捏。你闷哼一声,感觉身体热得愈加厉害,白茶香几乎弥漫在整个床帐里,愈发浓郁。

    陆征远看着原本柔软的乳珠经过一番掐揉挑逗后不自觉地挺立起来,只觉口干舌燥,灼烫的唇舌便贴了上去,一阵吮吸舔撮。

    修长的手也顺着往下探入光洁无毛的花瓣中,中指顺着你分泌出来的蜜液,一点点探入其中,刚探入指头便受到强烈的阻隔感,嫩肉紧缩,裹得陆征远无法再过多探进去,只得放弃,接着他用润湿的指腹抵住花缝上端尚未露苞的小肉蒂,柔和地剐蹭。

    敏感的地方传来剧烈的刺激,你只觉得一阵酥麻从下面传来,想闭上腿又被陆征远用手挡住。

    快感越积越多,大腿根阵阵发软,你的花穴仿佛失控制般不住地流出蜜液,一股接着一股,一种快要失禁的感觉让你既期待又害怕。

    你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呼吸越来越喘,陆征远看着那粉嫩的蜜穴脑袋缓缓低下去,凑近到那信息素浓郁的地方,灼热的呼吸喷洒到你的阴户,痒得你一颤。

    你感受到温热的舌头刮过你的穴缝带起一阵颤栗,原型为狮子的他特有的粗粝舌面快速震颤拍打你的蒂头。快感越积越多,最后一下你到达了顶点。

    “哈……嗯啊……唔……”私处传来剧烈的抽搐感,陌生的快慰让你大脑一片空白。一瞬间白茶味溢满了整个帷帐,陆征远一滴不剩地舔吸干净了你流出来的花液。

    耳边传来陆征远吞咽的声音,你本就潮红的脸愈发红润,“脏……征远……”你忍不住缩了缩身子,觉得被太子殿下如此对待实在是大不敬。

    “不脏,很甜。”陆征远因情欲而嘶哑的声音回应道,他按住了你试图缩起来的大腿,不容拒绝地分开你细长的腿。

    整个穴口都泛着一层水光,浓郁的信香充斥着天乾的鼻腔。陆征远一边吻着你的脖颈,一边将手指抵到了那原本就潮湿着的屄口上。

    指腹没入了进去,细窄的甬道终于被分开。

    你微蹙着眉,一时有些不适应外物的入侵,紧紧吮住了那根手指。

    甬道壁上的嫩肉层层迭迭的裹住了陆征远的手指,让他顿时就感觉到了炙热和紧致的内里。陆征远只感觉胯下又粗硬了几分,他使劲忍住想要现在就把你拆吃入腹的欲望,强迫自己做好准备,以免伤到你。

    手指轻缓的在你的身体里抽插了起来,穴口的粘膜被拉扯着往外,接着又很快被顶了进去。陆征远起身看着这处吞吃这一根手指似乎就已经有些艰难,都不敢想象之后真的被肏开会是什么模样。

    插在穴里的手指不断前后动着,动作逐渐加快,一股股陌生的,却让你浑身发抖的快感从身体内部泛起。

    “啊……征远……慢一点…嗯啊…慢…”你忍不住呻吟出声,被刺激过度激出的生理性泪水模糊了你的视线,使得身体上的感受更加强烈了。

    “没事。”他低头轻轻亲了你一下,浅浅一笑安慰着你,手上动作却不见舒缓,仍然在快速的抽插着,每次撞击都发出淫靡的声响。

    你无从招架的感受着快感,屄口湿漉漉的,每插入一下就有一股水液流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