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成结,标记(h)

    陆征远看着屄口被不断拉扯着,粉色的粘膜始终紧紧的裹在性器上,眼底愈发幽暗。

    他再也无法忍受地逐渐加快了速度,虽然他已经努力去照顾你的感受,但刚开荤的天乾又哪里能抵挡得住不肆意侵占自己地坤的欲望呢。

    坚韧有力的下腹不停的撞击在你柔嫩的阴阜上,伴随着你逐渐急促的呼吸和呻吟,花穴里涌出的水液逐渐变多,空旷寂静的内室甚至都能听到撞击泛出的滋滋水声。

    你的花穴被肏的发麻,然而快感却不曾减弱,反而还随着身体的敏感而更加汹涌的袭来。小腹被肏的发酸,就像是身体正在被强迫着打开一样。

    性器上的青筋不断地磨蹭着你的内壁,不停的带来层迭的快感,天乾也因为被你稚嫩的软肉不断缩搅缠绵弄得低喘吁吁。

    在不断的撞击中,天乾感受到了内里最深处似乎有一个小口在吸吮着他的龟头,但当他想要顶撞进去时又会受到阻碍。

    他突然记起嬷嬷说过,这是你的子宫,一个可以孕育他的子嗣的地方。

    于是他开始找准目标,发动力量一个劲地攻击着这处,想要让你的子宫为他打开,让他进去成结射精,把精液灌满你的肚子。

    于是乎,天乾胯下的动作顿时就凶狠了起来,根本与方才的速度是不可比拟的。

    “嗯啊啊啊啊啊!!!征远……嗯啊……”

    你猝不及防的被狠肏了起来,屁股都被拍打的颤抖不止。你的穴里虽然已经习惯了挨肏的快感,然而速度这样的快,内腔的软肉便有些招架不住,腿根立刻就哆嗦了起来,却是无法阻挡那炙热坚硬像是刚刚灼烧过般的肉茎,只能敞开了最软最嫩的地方给对方来回捣弄。

    你的整个四肢都发软,雪白的肌肤泛着诱人的红泽,看得天乾胯下又坚硬了几分。

    “思柔,我要进到你的生殖腔里去了,你忍忍好吗?”你张开被水光打湿的眼睫,对上陆征远饱含情欲的双眼,低低细语一声“好。”

    你知道陆征远是要肏进去成结标记的,但是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害怕恐慌。

    一得到你的回答,陆征远便立刻沉腰向内一顶,硬烫龟头挤开湿紧软肉,捻着娇嫩穴壁强硬向内肏去,龟头一下一下的顶着中央的小孔。随着剧烈的戳肏,宫口终于在这剧烈的攻势下乖顺地松动了一些。

    陆征远抓准时机,龟头破开紧窄绵软的宫颈,卡住那有一丝的松动的子宫口,一举入内。粗长的肉棍磨着宫颈嫩肉碾进去,龟头如铁锤般将稚嫩幼小的子宫顶出一个变形的凸起轮廓。

    “唔啊!”子宫被过于狠厉的肏干让你没忍住发出低哑的泣叫。

    可怜的嫩穴终于在天乾的强硬攻势下含进了龟头最粗的地方,娇小湿热的子宫如同小了一圈的套子般紧紧箍在冠状沟处,过于紧致的嫩肉几乎把龟头上铃口处的微微凹陷尽数填满。

    被如此湿嫩之处强力吮吸的快感让天乾差点没忍住泄出,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狠狠咬了一把你的脖颈。

    一口鲜红的印子就这样被留在稚嫩的肌肤上。

    陆征远试着开始抽插,往外撤时性器被宫颈口牢牢裹住,柔嫩无比的子宫被一次次肏弄,湿紧花穴的褶皱凸起被坚硬滚烫的肉棍碾压磨平,“噗哧”“噗哧”的抽插水声惊人淫靡,平坦的小腹也在顶弄中被一次次操出明显的轮廓,让你几乎觉得你的子宫都要被拽出来了。

    你满是泪痕的脸颊也因为这个举动而痛苦扭曲,“呜啊……哼嗯……征远我……”你在身体的强烈刺激下几乎口不择言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表达什么,只是一个劲地想要发出声音让你身上的人,这个主宰支配着你的人能够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