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日

    累到极点昏睡过去的你莹白的肌肤留下点点痕迹,最明显的不过脖颈上被标记的红肿牙痕。

    陆征远就这样静静侧躺在你身边,支着手看着你,他平复着高潮后的余韵,喘息渐渐平复,任由你的白茶味信香四溢侵入他的五脏六腑。

    “思柔。”他伸出温热的指尖轻轻触碰了你的脸颊,感受到你皮肤细腻的触感后忍不住又摩挲了几下。

    他知你已经累极,就忍下下身未过片刻便复又硬挺的欲望。

    他双手缓缓收紧包裹住你娇小的身躯,感受着你在他怀里的柔软,轻柔的吻一个接一个落在你的额头,鼻尖,嘴唇上。

    又温存了片刻后,他才唤来下人叫水。

    又是一番折腾,不过昏睡过去的你被天乾照顾得极好,即使是被清理着身子也未曾惊醒到你分毫。

    直近丑时,陆征远才拥着你陷入睡眠,手掌占有欲极强地禁锢住你的腰身,雪莲花味一直萦绕在你身旁。

    ……

    不知几时,你睁开了眼,毕竟是在陌生的地方,你始终无法睡得太安稳。

    看着陌生的样式繁复雕花的红木大床,深红色暗花丝缎被子,华丽得过份,让你瞬间醒了神。

    身侧的空位已经冰凉,你急忙起身,脖颈腰身大腿小腹处的酸痛鼓胀如苏醒一般接踵而来,让你没忍住轻轻“嘶——”了一声。

    却不想,如此细微的动静便被人察觉到了。

    细小的脚步声传来,你听见门外有人开门走进,你抬眼便看见一个少女,一袭素蓝宫装,该是盈盈十六七年纪的泽兑,向你一拜:“奴婢参见太子妃娘娘。”

    “娘娘可是要起床洗漱?”女奴平静的声音开口询问道。

    “嗯。”你轻轻应了声,掀开温暖的被子感受着凉意浸入身体,略微嘶哑的嗓子让你不适地开口询问:“太子殿下去哪了?为什么没人来叫醒本宫?”

    “太子殿下起得早些,此刻正与左相在书房有事商议,此时还早,所以未曾唤醒娘娘。”她一五一十回道。

    你知道宫中事务繁多,更何况陆征远是太子,时时刻刻被人虎视眈眈着他的位置,他更需要加倍努力,所以你对于新婚夜醒来却未能见到丈夫并没有任何不满。

    “你叫什么名字?”你站起身,开口问道。

    女奴见你起身,立马拿来紫貂披风为你披上,一边回复着:“奴婢名唤醒月,是太子殿下的贴身丫鬟。”

    醒月蹲在地上为你着履,穿好鞋,她将你扶到梳妆镜前坐下,然后招来殿下宫人侍侯你洗脸、嗽口。

    你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被标记的痕迹还在上面展露无疑,你脑子里瞬间闪过昨夜旖旎香艳的片段,顿时脸上羞红一片。

    醒月去衣柜里为你取出今日要入宫见圣的朝服,梳妆宫人为你梳了个发髻,小心的为你戴上太子妃宝冠。

    待一切准备就绪,门外传来奴仆们下跪叩拜声。

    陆征远一进门,墨黑的瞳眸便寻向你。

    你对着他微微躬身行礼:“太子殿下。”

    “思柔不必多礼,往后若无外人,思柔也不必向我行礼。”陆征远忙开口制止道,微笑着阔步向你走来。

    你起身看向他,换了朝服的他,束发金冠,赭色暗纹上金丝八爪龙生龙活虎,腰束金镶白玉版带,更显得长身玉立,英气勃发。

    “是。”不敢看他炙热明亮的眼眸,你目光停在他丰润柔嫩的嘴唇上,你开口问道:“那我们多久出发进宫?”

    “就快要走了,我本想过来叫你起床呢,既然你已经起了。”他上前牵起你的手,带着你边走边道:“那——时候还早,我们便先用膳吧,今日可有得累,先吃着东西垫垫肚子,以免体力不支。”

    他温热的体温逐渐传到你的手指,手心,都说十指连心,你好像觉得心里也温暖了起来。

    真贴心啊……

    不论是他,还是他的丫鬟……

    你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