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见他的亲人

    你在雕花紫檀木罗汉榻上醒来,四周寂静无声,偶有风雪刮过窗棂带起一片声响。

    你起身看了看四周有些陌生的环境,窗外天色已暗,更何况现在是冬天,室内在重重帷帐的遮盖挡下更是暗得厉害。

    你正思索着自己在哪。

    “醒了?”陆征远的清朗如月的声音仿佛有磁性般传递过来,你循声望去。

    烛火穿透灯罩晕出一片柔和暖黄打在陆征远身上,他本来在桌案上书写着卷纸,听闻你的动静便停下手中的毛,款款向你走来。

    “嗯。”你带着刚睡醒的困倦似呢喃般回应他,小猫似的声音问道:“是殿下抱臣妾回来的吗?”

    “不是我还能有谁?”你看着他笑盈盈地走过来,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你,待你反应过来,一吻已经落在了唇上:“饿不饿?”他温柔地问道。

    你轻轻摇了摇头:“臣妾不饿,现在是几时了?”

    “快及酉时了,是时候用膳了。”

    你一听居然已经这么晚了,心中一阵惊骇,才结婚第二日你便如此不知礼数,睡得昏了头。

    “是臣妾的错,竟贪睡至此。”你忙要下床行礼认错,陆征远止住了你的举动,“无碍,既醒了就用膳吧。”

    他招来宫人传膳,晨春利索地为你穿上鞋履,醒月过来给你披了件狐裘大衣,待你们坐定时,精美食具和美味佳肴早已铺满桌面。

    “以后若臣妾再如此睡过头,殿下可直接叫醒臣妾……也,也不必等到臣妾醒来才吃晚膳。”你心里愧疚着,没忍住对陆征远说道。

    “这才新婚第二日,晚膳自然是要与太子妃一同吃的。”陆征远似乎是一点都没觉得有何不妥,还夹起一片牛肉放于你碗中:“太子妃可要多吃点,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着了。”

    听到他关切的话语你心里一喜,没再继续说这件事,只觉得是自己的过错,以后万万不可再让此事发生。

    你乖顺的把碗里的牛肉给吃掉,后来,每当你吃掉一口菜时,他便夹起一口菜放进你碗里,一直如此循环往复无缝衔接。

    直到你吃得小腹微微鼓起。

    他再夹来一筷子的美食的时候,你推举着把碗往后缩了缩,你轻轻摇了摇头,不自觉微嘟着嘴道:“臣妾实在饱得不行了。”

    他看着你躲闪的模样可爱极了,忍不住嗤笑一声,把夹递过去的菜转了个方向自己一口吃了,随后宫人们便上前利索地撤下餐具。

    现在时辰尚早,往常这个时辰,陆征远一般都是去书房温习功课或者检查部分政事。

    你却不知道要做什么,只能待在内殿里,继续学习女红。

    纤细的十指被缠上红线,再通过绣针被你利落地穿进锦缎扇面中。

    这副扇面是你前写日子才刚刚开始做的,原本拿起的时间不短,但是却总不知该绣些什么上去,于是直到如今仍是空白一片。

    你脑海中不自觉开始浮现那双流光溢彩的桃花眼,那人微微一笑,墨眉一挑,便能丰神凛冽,惊艳万物。

    太子的眼睛………狮子的眼睛……

    你心里突然有了想法,叫晨春去找来笔墨纸砚,准备先打个稿,再开始绣。

    晨春在一旁磨墨,好奇的问道:“太子妃这是要画什么呢?”

    “想画个狮子。”

    你随着心中的想法,笔墨在黄白纸上蜿蜒起伏,道道细细的线条随之生成。看着近乎成型的稿纸,那上面的雄狮好似也活了起来,活成了那人一般,跃然纸上活灵活现,

    “在做什么呢?”陆征远突然踏进殿内,你不知是画得太入迷还是陆征远有意为之,你竟是一点没听到他回来的动静。

    “想绣扇面,在起草呢。”

    陆征远走过来站定于你身侧,看见你所画,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你在画什么。

    他轻笑着:“思柔会否觉得晚上等我太过无聊?”

    “其实臣妾原先在家中也是无所事事,就如现在一般做些女红,或者读些书罢了,倒也习惯了,并不觉得无聊。”你心下奇怪,据醒月说,殿下应当还晚很久才会回来,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你不无聊,我可无聊死了。”陆征远坐到你旁边,一把拥抱住你,一个轻吻落在你脸颊旁。

    “殿下今日怎的回来如此早?听醒月……”你还没把话问完,陆征远抬起纤长的食指抵在你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