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鹭姬

    “唉,娘娘,您哭得头都疼了,再哭下去怕是要晕了,可别哭了。”晨春也知道了这个消息,红着眼眶一边小声抽噎,一边轻抚着你的背劝慰你。

    陆征远下午还要去读书,方才在宫人百般催促下,他才不得已离开,临走前对着你默默流泪的模样手足无措,巧舌如簧舌战群儒的口才一点也拿不出手来了,对于你的伤心难过一筹莫展,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劝慰你别伤心。

    你挥退所有下人,独自靠坐在榻上,手支撑着脑袋,又悲悲切切的哭了一阵。

    只要一想起那人,热泪就涌如骤雨。

    明明这才几天没见,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你难受的喘息着,只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在挤压着你的胸膛,让你呼吸困难。

    无声地落着细泪,哭着哭着,哭累了,你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梦里,你又看见了鹭姬,你又回到了小时候,在碧绿青砖的小院里,你笑着跑过去要他来抱你。

    他明明还如以往一般,站立于原地,温柔的笑着向你张开手臂,却不知为何身体却离你越来越远。

    你拼尽全力使劲地跑着,努力地追赶着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离你越来越远。

    “鹭鹭!!!!鹭鹭!!!!!”你心里越来越恐慌越来越害怕,他就这样看着你不发一言微笑着。

    你使劲跑,使劲追赶,却一直在原地,连他的衣角都抓不到。

    你不明白明明平时最宠你的他,为什么现在这么冷淡,不主动过来抱你。

    你好累,真的很累,累到浑身脱力一点也跑不动了。

    直到最后你实在追不上他,那种无力感让你难过得在原地大哭起来,胸中一阵憋闷。

    你被胸口的闷痛难受醒了。

    在你睁开眼的一瞬,聚集在眼眶里的泪水已经顺着鬓角流下,滴进枕套上泅湿一处痕迹。

    “醒了?起来吃点东西吧。”陆征远过来坐到床榻边,为你把鬓边的碎发勾到耳后。

    你心情低落心中一片怅然,不发一言起身,被醒月侍候着换上衣裳。

    坐于桌前,看着依旧色香味俱全的菜,你第一次觉得没有了任何食欲,你吃了没几口便放下了碗筷。

    “是怎么了?可以跟我说说吗?”你转头看向陆征远对上他关切担忧的目光,心中仿佛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你叹了口气,望着他的桃花眼,委屈难过道:“我家中有一仆人名唤鹭姬,从小看着我长大,今年他刚怀上……”说着说着你又不觉哽咽落泪来,陆征远伸手为你揩去脸颊的泪珠,不发一言。

    “他……他今年好不容易怀上孩子,今日我我回门时打听他近况,才知他……”你慌乱地擦干脸上持续滚落的泪珠,继续道:“他就在我入宫这几日因难产而死,孩子也没能保住呜呜呜……”

    说到最后你终是又憋不住了,泪水决堤而下。

    陆征远过来拥住你,不停地安抚你:“没事啊没事,别伤心,说不定他在那边和他的孩子生活得很幸福呢。”

    你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你说,这世间真的有黄泉吗?”

    “也许有呢。”

    “那鹭姬呢?也会投胎吗?”你带着期翼的眼神盯着他看。

    他点点头,目光透着坚定和期许:“他会投胎找个好人家的,他的孩儿也是。”

    你长叹了一口气。

    听陆征远这样说,你心里好受了些,总算觉得心里长久以来一直堵着的那口气给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