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刘穷穷从床上艰难的睁开眼睛,看见穷工华丽的床帘,不由一愣,他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人形,他想起临睡前的记忆,于是掀开身上从舒适柔软的被子,忙要起身。

    “哎,你醒了。”他见一着深蓝宫人装的女仆端着水盆走来,开口道:“我家主子现在正去找叁公主要你。”

    “是太子妃娘娘救了我吗?”刘穷穷微垂着眼睫问道,他天蓼期未过,脸色红丽如绯,额上还有细汗,脸上被清理干净过后露出清丽俊秀的容颜,此刻病弱中的模样看起来我见犹怜。

    连醒月看见都不由一怔,她回复道:“是我们娘娘救了你,你现在就要起来吗?”

    “我……身份卑微,躺在这里不合适。”醒月便放下手中的水盆过去帮他起身,从未与女子如此贴近过的他白皙的耳廓染了一层粉。

    “多谢姐姐。”刘穷穷独自走去屏风后换上她们准备好的衣服,再走出来,整个人利落整洁了不少,即使穿着朴素也难掩温柔雅丽的气质。

    经过一番折腾,你去找叁公主时没看见她,又在那等了许久才等到她来。虽说她明面上客气地让你收了那地坤,但你仍能看出她的不满。

    你心中忐忑不安,害怕得罪了人给太子添麻烦,让仆人把礼物放下就告退了。

    你刚入内殿便听到了声音,闻到一股白兰花味的信香,一抬眼就看见那地坤已站立于地,你不无惊喜道:“你醒了?”

    他侧头寻声望来,已经变回黑色的眼珠如水一般地望过来,带着温润如玉的通透之色:“奴参见太子妃娘娘,多谢娘娘救命之恩!”他跪下向你行了大礼。

    你让他起身,对他安慰道:“我已经向叁公主要了你,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能跟着娘娘是奴的荣幸,奴一定尽心伺候好娘娘。”他作势又要跪下,你拦住了他,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原是干什么的?又是因为什么叁公主要罚你?”

    “回娘娘,奴叫刘穷穷,从小是在大学士覃大人手下作书童,因前几年覃大人逝了,便被叁公主收留了。”怪不得他看起来有一股书卷气,原来你没看错。

    “今日被罚,是……是因为晚上在公主的内殿里帮她抄书,没成想奴的天蓼期突然就来了,结果冲撞了公主殿下,这才被罚。”他一双明亮的眼睛中透着难以掩饰的忧郁之色。

    你明白了事情的起因,知道这人不算什么不干不净的人,浅浅一笑安慰他:“倒也不是什么大过错,毕竟天蓼期你自己也没办法控制,对了,你多大年纪了?”

    “奴十六了。”他毕恭毕敬的答道。

    第一次天蓼期比你来的还晚,你想了想,许是他营养不良的原因,后来再嘱咐了几句话便让他去休息了。

    允许休息几天的刘穷穷来到自己独自安排一间的屋子,看见木桌上放着一瓶清心丹,心里感动不已。

    “娘娘,我们这里可用不上地坤哪,这多麻烦。”你看着手中的戏文,一边尝着糕点,一边听晨春在旁边小声抱怨道。

    一直以来用人都是尽量找泽兑,天乾则更好,地坤身体又娇又弱,还有麻烦的天蓼期,到哪做事都不被待见,唯一的出路就是寻个好人家成亲,生个孩子做贤妻良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