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春节

    除夕夜。

    百姓们正在欢庆。到处都是炮竹声,到处都是张灯结彩。顽皮的小孩子提着灯笼追前逐后,姑娘的发髻结系着彩花,满街见面的人无不笑呵呵地拱手互相道喜。

    宫内灯笼彩缎都早早挂好了,各宫殿里挂上了白绢春联,桌布锦袱也都换了簇新的颜色,大门上还挂着四门神,使这座庄严肃穆的皇宫,焕发出一种喜气洋洋的过年气氛来。

    你还有陆征远与皇上妃嫔们在祝明宫一同用过晚膳,奏乐停止,宴席结束后,你和陆征远回到东宫时,天色已晚,接下来就要守岁,各宫要摆吉祥盘、消夜果盒,互相赠送,祝贺新禧。

    往日这个时候你都是在与几个朋友们玩乐,现如今在宫里,少不了繁文缛节的规矩,而且各宫不可私自放鞭炮,确实不如宫外有趣。

    你还没什么太大的感觉,陆征远似就察觉到了你的情绪,一直在讲故事逗你开心。

    在榻上,你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认真地听他说,正听得起劲,陆征远这时突然就问了一句:“你猜,那从天上被贬下来的绝世美貌仙女变成了谁?”

    你见他直勾勾地盯着你瞧,他面容俊逸非常,含情微笑,那双桃花眼令见者无不心醉。

    “嗯……是——某个千金小姐?”你认认真真猜了半天,没注意他眼底的笑容愈盛。

    “不对?”你又认真想了半天,“难不成变成了个绝世大丑女不成?”

    “这个仙女呀就变成了……当今的太子妃娘娘。”他宠溺地刮了一下你的鼻尖。

    你半晌才反应过来,嗔笑道:“好啊你,竟这般调侃我!”你作势要打他。

    “哈哈哈……啊哈哈哈……”见你被逗到,陆征远笑得乐不思蜀。

    他顺势一把拉过你的手,让你整个身子趴到他身上,你感受到两条手臂紧紧的抱着你的腰,你抬眼看着眼前俊逸的人,英俊阳刚的面容,深邃眸子牢牢锁着你。

    两个人那么近,近得甚至可以听到他清晰的呼吸声,可以看到他挺拨的鼻梁,轻抿的薄唇,那俊逸的五官自然散发出一股尊贵不凡的气势。

    你看呆了,只听他道:“本来,你本来就是那天上绝世无双的仙女,你这么美……”

    薄唇印下,湿热呼吸喷洒到你的脸上。你闭上眼,檀口微张自然的迎接着他。

    十二点到,祝明宫殿前的那片空地上被点燃了烟花,下一刻于这漫天的星与月之间突地开出花来──几枚贺年的花炮窜得高的正正炸在了窗户外头,映亮窗外的夜色。

    ……

    正月十五这夜。

    “走,咱们去赏烟花。”你被陆征远拉着手就往外面走,你只以为他是要去祝明宫前赏烟花,毕竟春节只有这一天可以自由去观赏,无需奉旨。

    走到东宫门外,却停放着一辆马车,这一看就是要出远门的。

    “不是去祝明宫吗?”你疑惑地转头问陆征远,同时在他的搀扶下上了车。

    “那点烟花有什么劲呢?咱们去看更大更漂亮的花灯。”陆征远上了马车,手自然地拥过你,同时马车也开始行驶起来。

    出了宫,顿时民间里过年的喧闹喜乐声就这样涌进耳内,带给你久违的熟悉感,你忍不住拉开了车帘,从细窄的窗口看着热闹非凡的一切。

    春节之后,连着上元节中和花朝节上巳节,个个热闹,其中以元宵节最盛,连着叁日不禁夜,举城欢庆,百姓倾巢而出,游街看灯,彻夜玩乐。

    街上人流熙攘,几乎人人都带着面具,这元宵节的一大胜景,便是各式各样的面具。穷人家通常就在摊铺上买个便宜的面具应景,而富贵人家则要别出心裁,常常一个面具便耗费千金,花重金请丹青圣手描画面具图案,再请工匠在面具上镶金嵌玉,配上珍宝琉璃,力求精美华丽,与众不同,在上元节之夜引流潮流。

    “对了,面具,那狮子面具你可带来了?”你这才突然想起要戴面具玩。

    “自是戴了,可不就等着这一天,对了,你也有。”

    “我的?”

    不知道陆征远从哪里掏出来一个面具,你接过来一看,是只半脸黑猫面具,也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凑近一闻竟有一股幽香。

    “戴上试试看。”

    你把拿面具戴上去,不轻不重,却正好合适,你看着他:“你也戴上。”

    陆征远听话地戴上那狮子面具。

    看着彼此戴的那可爱又颇具灵态的面具,你看着他,他看着你,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公子,到了。”到了荣昌街路口,车夫换了称谓吩咐道。

    陆征远先下马车,再扶着你下车。一路上你心里早已期待不已,脚一沾地,便马不停蹄地拉着陆征远一起逛。

    《隋书·柳彧传》记载:“每以正月望夜,充街塞陌,聚戏朋游。鸣鼓聒天,燎炬照地,人戴兽面,男为女服,倡优杂技,诡状异形。”

    书中所述的这句话的大概意思是,每年正月十五之夜,大街小巷都是人,大家聚在一起游戏玩耍。敲锣打鼓,响声震天,火把、蜡烛照亮大地。人人戴着野兽面具,男扮女装,歌伎戏子、杂耍子弟,奇形怪状。

    你拉着陆征远的手,一路走走停停,这也玩玩,那也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