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得失

    一路上,马车急赶,你沉浸在刚才的表演中无法自拔,满思绪都是刚才那位花脸青年舞蹈的身影,以至于你一直没发现陆征远的不对劲。

    进了皇宫后,民间的欢乐声骤然变小了,一时间车内寂静无声。到了东宫门口,陆征远先行下车,再扶着你下去。

    路上走着,你兴致尚高,一顿回味着刚才精妙绝伦的表演,嘴里不停地念叨:“真好玩啊,明年的元宵节我们可不可以再一起溜出去玩啊?”

    直到进了内殿。

    “哎,你的花灯灭了。”你余光一扫,不知陆征远手上一直拿着的狮子灯何时灭了,你才发现陆征远半天没有回应你,这才抬头看他,他俊秀的侧脸面无表情,眼底幽深冰冷,仿若寒潭。

    你从未见过他这般模样,眉宇间那种温柔已一扫而空,垂眸际,隐隐有不怒而威的凛冽之气,直逼人心,这时你才感受到他作为一个当权者的压迫感。

    你被吓得噤了声,小心翼翼开口:“……征远?”

    他这才转过头来看你,眼神恢复正常如往常一样温柔:“怎么了?”他的声音那么平淡,却偏偏让人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

    你被他这副模样弄得忐忑不安,语气低了不少:“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对,我不开心了。”他突然一把紧紧抱住你,双臂禁锢在你腰间,胸腔牢牢压着你,你几乎快喘不过气来,又听头顶传来他的声音:“我不喜欢你看着那个人的样子,我嫉妒。”

    说着他低下头,恶狠狠地咬了一口你的耳朵。

    “嘶——”你猝不及防一阵吃痛,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你一个已婚地坤怎可以如此盯着一个泽兑看呢,太过不像话了。

    你赶忙认错道歉,给这头发了火的狮子顺毛:“是我错了,对不起征远,下次不会了。”

    他总算放开了你,看着你真诚认错,可怜巴巴的表情,心里已经气消了不少,随后他又捏住你的下巴,故作凶狠地道:“以后你再敢看别人看这么入迷……”

    话还没说完,你赶紧保命接了过去:“保证不会有下次!”

    你看他冰寒的面庞终于破开了笑容,主动地抬头过去,把柔软的嘴唇送上去。

    他自是享受的接受了你的道歉,反客为主地把舌头探入你的腔内,在里面凶猛地吸吮舔舐,搜刮过你的每一寸软肉,直把你弄得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