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断开

    听了老妪的解释,赵思柔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她隐约明白了自己是个来历不明的人。

    “那您是……”赵思柔不止是失忆,连脑子都变傻了不少,说话也迟钝缓慢。

    “你叫我李奶奶就好。”接过李奶奶递过来的碗,里面冒着腾腾热气,抬眼对上她慈善的笑容:“这是给你熬的药。”

    赵思柔忍着苦,乖乖的把那碗又黑又苦的药汁给快速地喝了下去。

    “家里穷,我没什么钱,所以只能取了一些你的首饰去卖,换钱买药,希望你不要介意。”说到这里,李奶奶愧疚的转过了视线。

    “没、没有,奶奶很好。”把手上的碗放下,赵思柔突然发现自己手上有一块黑色玉镯,她连忙取下来,塞到李奶奶手里:“奶奶,你拿、拿去用。”

    “乖孩子,奶奶不用,这是你的东西,好好保护好,听见了吗?”

    “……不,奶奶,奶奶保护……”赵思柔还是硬要塞给李奶奶,毕竟她对于这手镯的重要性已经完全不知道了,只觉得李奶奶对她好,她不能报答,只能给她这个。

    “好,奶奶帮你收着,以后你需要了,再来跟奶奶拿。”李奶奶点了点头,把那墨翠珍重地用帕子包好,给收起来。

    后面的几天,李奶奶完全把赵思柔当孩子养着,好得差不多了,就要可以带她去找亲人了,这天夜里,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入夜,空中点缀零星,月在云层中隐隐约约。山里的寂静却被一阵喧闹声打破——

    “开门!!李老太婆!!!把门打开!!!”砰砰砰如雷鼓的敲门声把屋内的两人吵醒,李奶奶披了件外套就被吓得跑过去开门。

    屋子里被吓醒的赵思柔怔怔地望着门外,起身去点燃烛火,把衣服穿上。

    “你儿子欠了我们叁百两银子,今天就是还款期限,可他还拿不出来,我们就来问你要,要是你也拿不出来……他的两条腿都别想要了。”屋外的人恶狠狠威胁道,有男有女围做一团,把一个男人压在地上。

    “娘!娘救我,我不想死啊!!……”男人撕心裂肺地哭喊,浑身是被打出来的伤,脸上都是淤青嘴角渗血。

    “我哪里有钱呀!”看到儿子变成这幅惨样,老太心里也急个半死,但是身无分文的她现在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钱。

    “各位行行好,再宽限几天吧……”李奶奶也跪了下去,母子俩齐齐告饶。

    “我管你这么多,不交钱就断腿!没什么好说的!”要债人无动于衷,又狠狠地打了男人几拳。

    正一片争执不休,赵思柔从屋子里出来了:“奶奶,怎、怎么了?”

    听见声音,要债人举着火把照亮了门口,只见一年轻女子站立在那里,火光映照之下,那女子低垂的侧脸轮廓优美如画,单薄的身形因此显得风姿绰约,小心翼翼地望着这边,长长的睫毛颤抖着。

    要债人中的天乾几乎是立刻就闻见了女子身上的属于地坤的白茶味信香。

    天乾走到领头人旁边耳语了几句,那领头人面露打算地看了赵思柔几眼,把赵思柔吓得后退了几步。

    “奶奶?这是你孙女?”领头人也不管李奶奶怎么回答,自顾自笑道:“既然还不了钱,那就用你孙女抵债吧!”

    一群人得到眼神指示,立马过去抓住了赵思柔把她带走。

    “啊啊啊!!!你、你们放开我!”赵思柔拼命挣扎着,却犹如蚍蜉撼树。

    “不不不!!!她不是!!她不是我孙女!!你们快放开她啊!!!放开!!!!”李奶奶想要过去救被抓住的赵思柔,却被一脚狠狠踢开,年老体弱的身体哪经得住这一踹,立马扑到地上起也起不来。

    几乎是一到手,那群人就迅速离开了。

    男人这时才敢过来扶起李奶奶,小心谨慎地问:“娘,那女的是谁啊?”

    李奶奶狠狠扇了男人一巴掌,气得双眼通红:“我怎么,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孽障!”

    万暖楼。

    “十娘,卖东西了!”那群要债人从偏门直接进去,下人立刻就通知了老鸨过来。

    只见一打扮妖艳万分的男子摇着扇子,一扭一扭地过来,喜不自胜:“哟,让我看看你们又带了什么好货色过来~”

    他们收高利贷的卖人这种事早已经是数不胜数,也与这十娘颇为熟悉,等检验一下货物就能拿钱了。

    十娘甩了个眼色给一旁的仆人,立马就有数双手带着赵思柔进了一处房间里,赵思柔像个货物一样被利索地扒光了衣服,被绑在木桩上,被人在身上各处掐掐捏捏,还用手指粗暴地捅进她的下体里,肆意翻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