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调教(微h)

    经过了几天的恢复,原本身体就没好完全的赵思柔这一下子身体更虚弱了。

    被带去调教时,含个玉制阳物没到一刻钟便要吐,身体极易留下痕迹,不能过多鞭打。身体也敏感得不行,稍微一使用催情药物,就全身情不自禁地开始发烫,白皙面颊就像染了层淡淡的胭脂,煞是好看。

    “也不知道是她本就骚还是副作用,我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个极品。”调教的人站在一边,死死盯着胸乳被摸了香膏揉搓按摩的赵思柔,连身为泽兑的他几乎都要受不住她的诱惑。

    “嗯……啊哈……”敏感的胸乳被两双手轮流打转按揉,赵思柔被弄得气喘吁吁,视线又开始模糊起来。

    这香膏是万暖楼特制来用于增长胸乳,不论男女地坤,用了这药都能让乳尖变得敏感,乳肉增多。

    又来了两人把赵思柔的腿架起,葫芦状的褐色药珠被塞入白嫩的穴内,开始进入极为困难,但是被人手上往那红艳艳的蒂头上狠狠按揉几下,窄小的屄口便会乖乖地吐露淫水,给药珠的头部润滑。

    不多时,润滑足够,两指半宽药珠就被推进穴内,“唔啊……不……别、别进去了……”感受到药珠越推越深,敏感湿热的穴肉收到刺激,一顿收缩排挤。

    别人可不惯她,被吩咐过了今天必须要吃进去六颗,于是来人毫不留情的推挤进去,药珠并不光滑的表面狠狠地摩擦过敏感的穴肉,带起一阵颤栗。

    “嗬啊……嗯唔……”一下子药珠顶到了子宫口处,雌穴立刻喷洒出一小股淫液。

    立刻便有人手脚利索地拿出红巾带熟练地把赵思柔的下体捆起来,巾带封锁住穴口,不容药珠滑出一丝一毫。

    被药珠不住摩擦着子宫颈的赵思柔泪眼朦胧,双腿酸软,已经在这里被折磨了近叁个时辰的她已经体力不支。

    但是一切还远远不够。

    她被禁锢住双手,已经饱满不少的乳肉挺出,红润翘起的乳尖被人用指尖捏住,露出里面细小的乳孔。

    “呃唔……”赵思柔忍不住一缩,但完全挣脱不来。

    一种水红的液体被精准地滴在奶蒂上,来人拿了细长的东西,不知是何物,转磨戳进乳孔里,引导着液体流进去。

    “呃啊……不……”奇怪的感觉让赵思柔眼眶的泪水积蕴,敏感的乳尖传来又麻又痒的感觉,让赵思柔感到蚀骨的瘙痒。

    来人终于收了手,赵思柔已被折磨得失了神智,单薄的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

    紧接着,才刚被调教过的阴蒂又被展露在光线下,来人剥开嫩皮,露出小巧圆润的阴蒂头,绿色的冰凉膏体被挖出一坨,盖在上面,又被温热的手掌包裹捂住,轻轻按揉打转,誓要把药膏全部融化进去。

    “唔唔……呃啊……啊哈……”

    漫长而又残忍的折磨让赵思柔嘴里咿咿呀呀地吐露着说不清楚的呻吟,来人不慢不快地就这样一直匀速揉搓着,被药珠堵住的穴口蓄满淫水,把红巾带打湿成深色。

    红色的巾带与白皙的肌肤对比出令人色昏智沉淫靡,被调教的人儿仿佛一根白蜡,被一点点融化,榨出烛泪,只留下软化的白蜡烛皮。

    这是一场漫长到看不见尽头的酷刑。

    直到结束,赵思柔的口中放了一炷香时间的玉柱被取出,带着穴肉里夹着的药珠,陷入了沉沉的昏睡。

    ……

    不知道过了几时,赵思柔被人给叫醒,不像往常一样地给她端上来饭菜,却是把她身上的那些淫靡物品通通取下,再给她穿上一袭飘逸轻灵的粉色柔纱长裙,腰间系了一条橘红色亮缎腰带,几朵白梅点缀其上,衬得她纤腰一束,极是温婉明丽。

    什么也不清楚的赵思柔被带了去了顶楼大厅,这是她来到这个地方第一次被带出来。

    进入大厅,一位温雅俊逸的粉衣公子端坐在主位,旁边站立着十娘,满面笑容喜不自胜。